今天是:2021年04月19日 星期一

lawking.com.cn

北京律师在线

民商理论
合同纠纷律师、物权纠纷律师、侵权纠纷律师等理论交流园地,本栏目欢迎广大法律职业者投稿,贡献优秀论文。投稿请先注册本站法律人会员,然后在会员中...
法律咨询服务
上门找律师法律咨询既费钱又费时,打广告电话法律咨询担心被忽悠,北京律师在线咨询,知名北京律师解答您的咨询,既便宜又省时,何不试试?!想要“在...
聘请律师
您想请律师代写起诉状、答辩状、上诉状吗?您想请律师审查,起草合同、章程,股东协议吗?您想请律师调查取证,出庭辩护吗?北京律师在线为您服务。有意者,请登...

最高院判例:无证据证明债务人在《催收通知书》上签章有同意履行诉讼时效已届满的债务之意思表示的,不构成对该债务的重新确认​

时间:2021年04月07日 来源:民商判例参阅 作者: 浏览次数:38   收藏[0]

【裁判要旨】1.对诉讼时效期间已届满债务的重新确认须具备债务人作出同意履行义务的意思表示或者自愿履行义务的要件。如果债务人在债权人出具的《催收通知书》上签章确认仅表明其收到该催收通知书,并无证据证明债务人有同意履行诉讼时效已经届满的债务的意思表示的,并不构成对债务的重新确认。此行为也不能引起诉讼时效的中断。2.被告债务人一方并非下落不明,债权人亦没有证据证明存在法律和司法解释另有特别规定情形的,债权人直接在报纸上发布催收公告的行为并不能产生诉讼时效中断效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最高法民申6203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公司,住所地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芙蓉中路一段**金色地标大厦第**。


  负责人:樊志江,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国云,湖南湘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夏世英,湖南湘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岳阳市屈原管理区河市镇人民政府,住所地湖南,住所地湖南省岳阳市屈原管理区河市镇。


  法定代表人:杨甜,该镇镇长。


  再审申请人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公司(以下简称信达公司湖南分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岳阳市屈原管理区河市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河市镇政府)金融不良债权追偿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湘民终166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信达公司湖南分公司申请再审称,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岳阳市屈原支行(以下简称农行屈原支行)2007年和2010年两次向河市镇政府发出的《贷款逾期催收通知书》经河市镇政府签章确认,该通知书既有催收意思的明确表示,同时河市镇政府的签章确认行为亦应视为对原债务的重新确认,应认定为作出了“自愿履行”的意思表示,依法引起诉讼时效中断。该争议情形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借款人在催款通知单上签字或者盖章的法律效力问题的批复》[法释(1999)7号],而不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签收“贷款对账签证单”的行为是否属于对已经超过诉讼时效的原债务的履行进行重新确认问题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106号]。上述复函是针对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个案作出的答复,其中所述借贷双方当事人“贷款对账签证单”问题,是指借贷双方当事人以“贷款对账签证单”方式重新确认原债务履行应当具备的条件。该个案债权人并没有催收的意思表示,与本案债权主张材料中所采取的《贷款逾期催收通知书》中有明确催收贷款的意思表示且营田镇政府在此通知书上盖上其公章明显不同。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请求本院再审本案。


  本院经审查认为,信达公司湖南分公司的再审理由不能成立。理由如下:


  本案中,根据原审查明的事实,案涉最后一笔债权已于1999年年底到期,而农行屈原支行最早催收时间为2007年4月25日,故农行屈原支行在催收案涉债权时,案涉债权早已超过两年的诉讼时效期间。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八条规定:“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当事人自愿履行的,不受诉讼时效限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中适用诉讼时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二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届满,当事人一方向对方当事人作出同意履行义务的意思表示或者自愿履行义务后,又以诉讼时效期间届满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根据上述规定,对诉讼时效期间已届满债务的重新确认须具备债务人作出同意履行义务的意思表示或者自愿履行义务的要件。本案中,从原审查明的事实来看,河市镇政府对案涉催收通知书签章确认仅表明其收到该催收通知书,并无证据证明债务人有同意履行诉讼时效已经届满的债务的意思表示,并不构成对债务的重新确认。据此,原审法院认定案涉债权已过诉讼时效期间并驳回信达公司湖南分公司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退一步讲,即使将河市镇政府在案涉催收通知书上签字盖章的行为视为对原债务的重新确认,诉讼时效期间于2007年、2010年重新起算,案涉债权的诉讼时效期间也于2012年再次届满。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行、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岳阳市分行于2011年10月12日、2013年10月9日、2015年9月25日分别在《湖南日报》《三湘都市报》发布催收公告,对河市镇政府债权进行公告催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产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四)当事人一方下落不明,对方当事人在国家级或者下落不明的当事人一方住所地的省级有影响的媒体上刊登具有主张权利内容的公告的,但法律和司法解释另有特别规定的,适用其规定。”本案中,河市镇政府一方并非下落不明,信达公司湖南分公司亦没有证据证明存在法律和司法解释另有特别规定的情形。据此,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行、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岳阳市分行在《湖南日报》《三湘都市报》发布催收公告的行为并不能产生诉讼时效中断效力。原审法院认定信达公司湖南分公司于2019年向法院提起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并无不当。


  综上,信达公司湖南分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高燕竹


  审   判   员  刘少阳


  审   判   员  杨 蕾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法 官 助 理    王智锋


  书   记   员    曾宪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