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4年07月20日 星期六

lawking.com.cn

北京律师在线

刑事判例选
知名北京刑事律师,刑辩律师为您解析破坏交通工具,交通设施罪,破坏公共设备危害公共安全罪。擅长破坏交通工具,交通设施罪辩护律师为您提供刑事法律...
法律咨询服务
想要咨询北京律师吗?想要咨询知名北京律师、资深北京律师、专业北京律师吗?本站有丰富北京律师资源,为您提供全方位法律咨询服务。本站提供付费法律...
聘请律师
想请北京律师代写起诉状、答辩状、上诉状吗?想请北京律师审查,起草合同、章程,股东协议吗?想请北京律师调查取证、代理案件,出庭辩护吗?有意者,请登录北京...

被告人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等犯组织、领导、积极参加恐怖组织罪一案判决书

时间:2020年06月21日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2564   收藏[0]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3)兵十四刑初字第00001号
公诉机关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民检察院第十四师分院。
被告人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男,1991年10月20日出生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皮山农场,维吾尔族,初中文化程度,无固定职业。2013年4月5日因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被新疆喀什市公安局刑事拘留。5月2日,喀什市公安局因管辖,将案件移交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公安局。5月5日,该局以涉嫌分裂国家罪对被告人刑事拘留,6月6日被告人被逮捕,现羁押于第十四师看守所。
被告人阿卜力克木•麦麦提,男,1994年2月10日出生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皮山农场,维吾尔族,小学文化程度,无固定职业。2013年4月5日因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被新疆喀什市公安局刑事拘留。5月2日,该局因管辖,将案件移交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公安局。5月5日,该局以涉嫌分裂国家罪对被告人刑事拘留,6月6日被告人被逮捕,现羁押于第十四师看守所。
被告人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男,1992年1月24日出生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皮山农场,维吾尔族,初中文化程度,无固定职业。2013年5月18日因涉嫌分裂国家罪,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公安局刑事拘留,6月6日被告人被逮捕,现羁押于第十四师看守所。
被告人凯尤木江•亚森,男,1989年10月19日出生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皮山农场,维吾尔族,高中文化程度,无固定职业。2013年4月11日,因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被新疆喀什市公安局刑事拘留。5月2日,该局因管辖,将案件移交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公安局。5月5日,该局以涉嫌分裂国家罪对被告人刑事拘留,6月6日被告人被逮捕,现羁押于第十四师看守所。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民检察院第十四师分院以新兵检十四分院刑诉(2013)0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犯组织、领导、积极参加恐怖组织罪一案,于2013年8月2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第十四师检察分院指派检察员阿巴斯·太瓦库力、木**力·阿地力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09年9月底,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在其舅舅阿巴拜克日•马木提家中两次用电脑观看艾山•买合苏木和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和音频。2012年2月至9月,被告人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在石河子爱立泽纺织厂务工期间,与同乡的被告人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等相识后,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杜来提给他们进行“太比力克”并号召他们坚定宗教立场,开展“迁徙”、“圣战”,与“异教徒”圣战。要一边打工一边学经。四被告人并一同学习《阿拉伯语》,购买仿真枪和黑白色靶子,用以练习射击,购买地图,研究“迁徙”路线,进行体能、技能训练。上述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积极参加恐怖组织罪。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条,二十五条,二十六条的规定,应依法惩处。
被告人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辩称,我们是皮山农场党委送到石河子接受业务技术培训和工作的,在这一过程中,由于没有很好的监督管理,我们才犯了这个罪。
被告人阿卜力克木•麦麦提辩称,因本人年龄还小,不懂法律,犯了这个罪,违反了法律,请求从宽处理。
被告人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辩称,因不懂法,也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违法的,犯了这个罪,请求从宽处理,给我一个出路,把我交给父母亲教育。
被告人凯尤木江•亚森辩称,因不懂法犯了罪,现在很后悔,请求依法从轻处理,给我一个出路。
经审理查明:
1、2009年9月底,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在其舅舅阿巴拜克日•马木提家中,两次一起用电脑观看艾山•买合苏木和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音频和《海啸》视频。然后听取了其舅舅的“太比力克”。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书证:和田地区中级人民法院(2010)和中刑初字第37号刑事判决证实,阿巴拜克日•马木提因犯煽动分裂国家罪,被和田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2)证人证言:阿巴拜克日•马木提供述,我于2009年9月底,在家观看从网上下载的艾山•买合苏木和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和音频。这时,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走进来。于是,在我家和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一起用电脑观看艾山•买合苏木和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和音频。期间,我向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讲解说:这就是从新疆出去到阿富汗“圣战”的新疆人的领袖艾山•麦合苏木,艾山•麦合苏木现在在阿富汗带领圣战战士对异教徒进行“圣战”,麦麦提塔依尔现在也是圣战的领袖等“迁徙”、“圣战”内容的“太比力克”。过了几天,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再次来我家,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在我家一同观看艾山•买合苏木和麦麦提塔伊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音频和《海啸》视频。看完后,我对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说,“迁徙”就是说当时在圣灵时代,宗教活动在自己麦加无法正常开展时,圣灵带领当时的穆斯林“迁徙”到麦地那,在那里力量强大后,回到麦加与“异教徒”圣战。现在在我们的故乡新疆,不让我们生超过3个孩子,超生了还要打掉,强行让妇女上环,汉族人太欺负我们维族人了,不平等对待我们,除了清真寺其他地方我们不能集中做乃麻孜,男人不能留胡须,学校的学生不让穿穆斯林的服装,还不能戴头巾。我们既然是穆斯林,看到这种情况一定要制止。如果制止不了,我们在心里也要恨这种行为,不然我们就不是穆斯林。如果我们继续在这里生活,我们都会变成罪人。所以我们要“迁徙”到穆斯林国家去生活,增强我们的宗教信念,等到时机成熟再回到新疆,在这里对“异教徒”进行圣战。这样我们才能进安拉的天堂。如果要“迁徙”,我们首先要办理留学护照,到马来西亚或者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然后到阿富汗。在阿富汗加入“穆加伊特”(安拉的战士),和“异教徒”“圣战”。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听完后将我电脑内的艾山•买合苏木和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和音频“圣灵的遗嘱”、“赛胡不哈热”、“维吾尔信仰”、“道德”、“封斋”、“宗教税”等电子书籍、太比力克拷贝到自己的U盘内。
(3)被告人供述: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供述,我于2009年9月底,到舅舅阿巴拜克日•马木提家,他用电脑观看艾山•买合苏木和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和音频。于是,我和他一起观看。在观看时,他向我讲解说,这就是从新疆出去到阿富汗“圣战”的新疆人的领袖艾山•麦合苏木,现在在阿富汗带领圣战战士对异教徒进行“圣战”。麦麦提塔依尔现在也是圣战战士的领袖等“迁徙”、“圣战”内容的“太比力克”。2009年9月底,我再次到舅舅家,一同观看艾山•买合苏木和麦麦提塔伊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音频和《海啸》视频。看完后,他对我说,“迁徙”就是说当时在圣灵时代,宗教活动在自己麦加无法正常开展时,圣灵带领当时的穆斯林“迁徙”到麦地那,在那里力量强大后,回到麦加与“异教徒”圣战。现在在我们的故乡新疆,不让我们生超过3个孩子,超生了还要打掉,强行让妇女上环,汉族人太欺负我们维族人了,不平等对待我们。除了清真寺,其他地方我们不能集中做乃麻孜。男人不能留胡须,学校的学生不让穿穆斯林服装,还不能戴头巾。我们既然是穆斯林,看到这种情况一定要制止,如果制止不了,我们在心里也要恨这种行为,不然我们就不是穆斯林。如果我们继续在这里生活,我们都会变成罪人。所以我们要“迁徙”到穆斯林国家去生活,增强我们的宗教信念,等到时机成熟再回到新疆,在这里对“异教徒”进行圣战。这样我们才能进安拉的天堂。如果要“迁徙”,我们首先要办理留学护照,到马来西亚或者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然后到阿富汗。在阿富汗加入“穆加伊特”(安拉的战士),和异教徒“圣战”。我听完后将舅舅电脑内的艾山•买合苏木和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和音频“圣灵的遗嘱”、“赛胡不哈热”、“维吾尔信仰”、“道德”、“封斋”、“宗教税”等电子书籍、太比力克拷贝到自己的U盘内。
2、2011年2月间,被告人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在石河子爱立泽纺织厂务工期间,与同乡的被告人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等人相识。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杜来提给他们宣扬“迁徙”、“圣战”思想,进行“太比力克”。上述3人也接受“迁徙”、“圣战”思想。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被告人供述:(1)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供述,于2012年2月期间,我在石河子爱立泽纺织厂务工期间,与同乡的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等人相识。我给他们进行“太比力克”并号召他们说,“政府给清真寺内升了国旗,安装了摄像头,政府不让超生,超生了还要打掉,强行给妇女上环,现在的社会不道德的事情越来越多,为解决这些事情,唯一的办法就是“迁徙”、“圣战”。“迁徙”就是指当在自己故乡宗教活动受到阻止的时候,到可以正常开展宗教活动的国家去。“圣战”是指为保护我们的信念,坚定宗教立场而开展的战斗。我们“迁徙”到可以正常开展宗教活动的地方,等时机成熟,回到家乡与“异教徒”进行圣战,用武力将“异教徒”赶走,收回我们的家乡,让我们的家乡成为真正实施穆斯林法律的穆斯林国家。只有这样现在社会上的事情才能解决。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听后说,“要有宗教知识和文化才可以用武力解决这些事情,所以我们要一边打工,一边学经。”我们4人经过讨论后,意见达成一致。
(2)阿卜力克木•麦麦提供述,2012年2月期间,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杜来提给我与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等人宣扬“迁徙”、“圣战”思想,进行“太比力克”。并号召我们说,“政府给清真寺内升了国旗,安装了摄像头,不让超生,超生了还要打掉,强行给妇女上环。现在的社会不道德的事情越来越多,为解决这些事情,唯一的办法就是“迁徙”、“圣战”。“迁徙”就是指当在自己的故乡,宗教活动受到阻止的时候,到可以正常开展宗教活动的国家去。“圣战”是指为保护我们的信念,坚定宗教立场而开展的战斗。我们“迁徙”到可以正常开展宗教活动的地方,等时机成熟,回到家乡与“异教徒”进行圣战。用武力将“异教徒”赶走,收回我们的家乡,让我们的家乡成为真正实施穆斯林法律的穆斯林国家。只有这样,现在社会上的事情就会解决。我听后说“要有宗教知识和文化才可以用武力解决这些事情。所以我们要一边打工一边学经。”我们4人经过讨论后,意见达成一致。
(3)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供述,2012年2月期间,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杜来提给我与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凯尤木江•亚森等人宣扬“迁徙”、“圣战”思想,进行“太比力克”并号召我们说,“政府给清真寺内升了国旗,安装了摄像头,不让超生。超生了还要打掉,强行给妇女上环。现在的社会不道德的事情越来越多。为解决这些事情,唯一的办法就是“迁徙”、“圣战”。“迁徙”就是指当在自己故乡宗教活动受到阻止的时候,到可以正常开展宗教活动的国家去。“圣战”是指为保护我们的信念,坚定宗教立场而开展的战斗。我们“迁徙”到可以正常开展宗教活动的地方,等时机成熟,回到家乡与“异教徒”进行圣战。用武力将“异教徒”赶走,收回我们的家乡,让我们的家乡成为真正实施穆斯林法律的穆斯林国家。只有这样,现在社会上的事情才能解决。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听后说,“要有宗教知识和文化才可以用武力解决这些事情。所以我们要一边打工一边学经。”我们4人经过讨论后,意见达成一致。
(4)凯尤木江•亚森供述,2012年2月期间,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杜来提给我与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等人宣扬“迁徙”、“圣战”思想,进行“太比力克”。并号召我们说,“政府给清真寺内升了国旗,安装了摄像头,不让超生,超生了还要打掉。强行给妇女上环,现在的社会不道德的事情越来越多。为解决这些事情,唯一的办法就是“迁徙”、“圣战”。“迁徙”就是指当在自己故乡宗教活动受到阻止的时候,到可以正常开展宗教活动的国家去。“圣战”是指为保护我们的信念,坚定宗教立场而开展战斗。我们“迁徙”到可以正常开展宗教活动的地方,等时机成熟,回到家乡与“异教徒”进行圣战。用武力将“异教徒”赶走,收回我们的家乡,让我们的家乡成为真正实施穆斯林法律的国家。只有这样,现在社会上的事情才能解决。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听后说,“要有宗教知识和文化,才可以用武力解决这些事情。所以我们要一边打工一边学经。”我们4人经过讨论后,意见达成一致。
3、2012年3月至8月底,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一起跟石河子六建市场卖干果的艾则提艾力•艾买尔(另案处理)学习《阿拉伯语》,每两三天一次,每次学习1小时左右。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被告人供述:(1)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供述,其于2012年3月至8月底,经阿卜力克木•麦麦提的介绍,我与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等人跟石河子六建市场卖干果的艾则提艾力•艾买尔相识。此后,我与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一起跟艾则提艾力•艾买尔学习《阿拉伯语》,每两三天一次,每次学习1小时左右。
(2)阿卜力克木•麦麦提供述,我于2012年3月,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等人,经我介绍跟石河子六建市场卖干果的艾则提艾力•艾买尔相识。此后,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一起跟艾则提艾力•艾买尔学习《阿拉伯语》,每两三天一次,每次学习1小时左右。
(3)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供述,我于2012年3月至8月底,经阿卜力克木•麦麦提的介绍,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凯尤木江•亚森等人跟石河子六建市场卖干果的艾则提艾力•艾买尔相识。此后,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凯尤木江•亚森等4人,一起跟艾则提艾力•艾买尔学习《阿拉伯语》,每两三天一次,每次学习1小时左右。
(4)凯尤木江•亚森供述,我于2012年3月至8月底,经阿卜力克木•麦麦提介绍,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等人跟石河子六建市场卖干果的艾则提艾力•艾买尔相识。此后,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一起跟艾则提艾力•艾买尔学习《阿拉伯语》,每两三天一次,每次学习1小时左右。
4、2013年3月中旬,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在石河子市长城手机市场以700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台黑色chuwei平板电脑。在纺织厂宿舍与被告人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阿卜杜克热木•麦孜尼(另案处理)一起观看从自己舅舅阿巴拜克日•马木提电脑中拷贝的艾山•买合苏木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音频约半小时。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对被告人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和阿卜杜克热木•麦孜尼讲解说,“这些人是从新疆迁徙到阿富汗参加穆加伊特(安拉的战士),为了和异教徒‘圣战’而训练。”后来,经阿卜杜克热木•麦孜尼要求,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将艾山•买合苏木和麦麦提塔伊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音频拷贝到阿卜都克热木•麦孜尼的多媒体卡内。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供述:①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供述,2013年3月中旬,我在石河子市长城手机市场以700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台黑色chuwei平板电脑。回房间后,与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一起观看从自己舅舅阿巴拜克日•马木提电脑中拷贝过来的“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和音频。后来,阿卜杜克热木•麦孜尼也进来跟我们一起观看。看完后,我对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阿卜杜克热木•麦孜尼讲解说,“这些人是从新疆迁徙到阿富汗参加穆加伊特(安拉的战士),为了和异教徒圣战而训练。”后来,经阿卜杜克热木•麦孜尼要求,我将艾山•买合苏木和麦麦提塔伊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和音频拷贝到阿卜都克热木•麦孜尼的多媒体卡内。
②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供述,2013年3月中旬,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在石河子商场购买了一台黑色平板电脑。带回房间后,给我播放了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太比力克视频和音频,并讲解说,“这些人是从新疆迁徙到阿富汗参加穆加伊特(安拉的战士),为了和异教徒圣战而训练的。”
(2)证人证言:证人卜杜克热木•麦孜尼证实,其在爱立泽纺织厂宿舍跟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来提·阿布力米提观看了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太比力克视频和音频的事实。
5、2012年4月上旬,被告人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和被告人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在石河子爱立泽纺织厂宿舍内,使用平板电脑观看艾山•买合苏木和麦麦提塔伊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约1小时。看完后,经被告人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要求,将视频拷贝到他1G容量的手机卡内。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被告人供述:(1)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供述,2012年4月上旬,我和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在石河子纺织厂宿舍内使用平板电脑观看艾山•买合苏木和麦麦提塔伊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并将视频拷贝到被告人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1G容量的多媒体卡内。
(2)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供述,我和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宿舍内使用他的平板电脑,观看艾山•买合苏木和麦麦提塔伊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并经我要求,他将视频拷贝给我1G容量的多媒体卡内。
6、2012年5月中旬,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在爱立泽纺织厂宿舍内,由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使用平板电脑播放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后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向他们进行讲解。根据被告人阿卜力克木•麦麦提的意见,为“迁徙”、“圣战”而进行体能训练。4人在厂院内和宿舍,每天早上进行跑步,在宿舍内进行俯卧撑、仰卧起坐等项目的体能训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被告人供述:(1)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供述,2012年5月中旬,我与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在厂宿舍内,由我使用平板电脑播放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后我向他们讲解视频内涉及的“迁徙”、“圣战”的内容,称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系乌兹别克的皇族,“异教徒”侵入到乌兹别克斯坦后,麦麦提塔依尔进行“迁徙”,成为“穆加依提”(安拉的战士)。他带领乌兹别克的“穆加依提”和异教徒多次进行“圣战”,他是与异教徒圣战的伊斯兰领袖。没有参加“迁徙”和“圣战”的穆斯林不是真正的穆斯林,到底是他们走的路正确的,还是我们走的路正确的?我们不光要满足于学经,有时间还要为“迁徙”做准备。要锻炼身体,提高身体素质。”我与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等3人商量,达成一致意见。后来,我与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和凯尤木江•亚森4人,在宿舍内使用我的电脑,一起观看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关于《有能力“迁徙”的要进行“迁徙”,没有能力“迁徙”的要为“迁徙”做准备,没有能力做准备的,要为正在进行“迁徙”的人经济支持》的两集视频。然后,根据阿卜力克木•麦麦提的意见,以“迁徙”、“圣战”进行体能训练为目的,4人在纺织厂院内和宿舍每天早上进行跑步,在宿舍内进行俯卧撑、仰卧起坐等项目的体能训练。
(2)阿卜力克木•麦麦提供述,2012年5月中旬,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在厂宿舍内,由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用电脑播放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向我们讲解视频内涉及的“迁徙”、“圣战”内容。称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系乌兹别克的皇族,异教徒侵入到乌兹别克斯坦后,麦麦提塔依尔进行“迁徙”,成为“穆加依提”(安拉的战士)。他带领乌兹别克的“穆加依提”和异教徒多次进行“圣战”,他是与异教徒圣战的伊斯兰领袖。没有参加“迁徙”、“圣战”的穆斯林,不是真正的穆斯林。到底是他们走的路是正确的,还是我们走的路是正确的?我们不光要满足于学经,有时间还要为“迁徙”做准备。要锻炼身体,提高身体素质。”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3人商量,达成一致意见。后来,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和凯尤木江•亚森4人,在宿舍内使用我的电脑,一起观看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关于《有能力“迁徙”的要进行“迁徙”,没有能力“迁徙”的要为“迁徙”做准备,没有能力做准备的,要为正在进行“迁徙”的人经济支持》的两集视频。然后根据我的意见,以“迁徙”、“圣战”进行体能训练为目的,4人在厂院内和宿舍每天早上进行跑步,在宿舍里进行俯卧撑、仰卧起坐等项目的体能训练。
(3)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供述,2012年5月中旬,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凯尤木江•亚森在厂宿舍内,由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使用平板电脑播放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向我们讲解视频内涉及的“迁徙”、“圣战”内容,称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系乌兹别克的皇族,异教徒侵入到乌兹别克斯坦后,麦麦提塔依尔进行迁徙,成为“穆加依提”(安拉的战士)。他带领乌兹别克的“穆加依提”和异教徒多次进行“圣战”,他是与异教徒圣战的伊斯兰领袖。没有参加“迁徙”和“圣战”的穆斯林不是真正的穆斯林,到底是他们走的路是正确的,还是我们走的路是正确的?我们不光要满足于学经,有时间还要为“迁徙”做准备。要锻炼身体,提高身体素质。”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凯尤木江•亚森3人商量,达成一致意见。后来,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凯尤木江•亚森4人,在宿舍内使用我的电脑,一起观看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关于《有能力“迁徙”的要进行“迁徙”,没有能力“迁徙”的要为“迁徙”做准备,没有能力做准备的,要为正在进行“迁徙”的人经济支持》的两集视频。然后根据阿卜力克木•麦麦提的意见,以“迁徙”、“圣战”进行体能训练,4人在厂院内和宿舍每天早上进行跑步,在宿舍里进行俯卧撑、仰卧起坐等项目的体能训练。
(4)凯尤木江•亚森供述,2012年5月中旬,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在厂宿舍内,由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使用平板电脑,播放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向我们讲解视频内涉及的“迁徙”、“圣战”的内容,称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系乌兹别克的皇族,异教徒侵入到乌兹别克斯坦后,麦麦提塔依尔进行迁徙,成为“穆加依提”(安拉的战士)。他带领乌兹别克的“穆加依提”和异教徒多次进行“圣战”,他是与异教徒圣战的伊斯兰领袖。没有参加“迁徙”和“圣战”的穆斯林不是真正的穆斯林,到底他们走的路是正确的,还是我们走的路是正确的?我们不光要满足于学经,有时间还要为“迁徙”做准备。要锻炼身体,提高身体素质。”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3人商量,达成一致意见。后来,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4人,在宿舍内使用我的电脑,一起观看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关于《有能力“迁徙”的要进行“迁徙”,没有能力“迁徙”的要为“迁徙”做准备,没有能力做准备的,要为正在进行“迁徙”的人经济支持》的两集视频。然后根据阿卜力克木•麦麦提的意见,以“迁徙”、“圣战”为目的进行体能训练。4人在厂院内和宿舍每天早上进行跑步。在宿舍里进行俯卧撑、仰卧起坐等项目的体能训练。
7、2012年5月上旬,被告人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二人在爱立泽纺织厂宿舍内,使用平板电脑观看艾山•买合苏木宣扬“迁徙”、“圣战”内容的视频。经被告人阿卜力克木•麦麦提的要求,被告人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将视频的内容拷贝到被告人阿卜力克木•麦麦提的4G多媒体卡内。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被告人供述:(1)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供述,2012年5月上旬,我在宿舍内使用平板电脑,观看艾山•买合苏木宣扬“迁徙”、“圣战”内容的视频。这时,阿卜力克木•麦麦提进来和我一起观看,并经他要求,我将艾山•买合苏木宣扬“迁徙”、“圣战”视频的内容拷贝给阿卜力克木•麦麦提的4G多媒体卡内。
(2)阿卜力克木•麦麦提供述,2012年5月上旬,我在宿舍和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一起观看艾山•买合苏木宣扬“迁徙、圣战”内容的视频。看完后,我把自己的4G多媒体卡递给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要求他把艾山•买合苏木宣扬“迁徙”、“圣战”视频的内容拷给我。他把视频考完后将多媒体卡还给我。
8、2012年6月上旬,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在石河子与初中同学艾合麦提•麦麦提依明(另案处理)相遇。在自己宿舍,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与艾合麦提•麦麦提依明一同观看艾山•买合苏木和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的视频和音频。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将艾合麦提•麦麦提依明多媒体卡内的艾山•麦合苏木宣扬“迁徙”、“圣战”的视频拷贝到自己的平板电脑中。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供述: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称,2012年6月上旬,我与初中同学艾合麦提•麦麦提依明在自己宿舍与艾合麦提•麦麦提一同观看艾山•买合苏木和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的视频和音频。
(2)证人证言:艾合麦提•麦麦提依明称,2012年5月份,我与皮山农场五连一排的买买提·马木提、皮山农场三连的阿力木江到石河子市找工作。有一天,在公共汽车站遇到了皮山农场三连的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等人,后来,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请我到他纺织厂的宿舍,当天我在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的宿舍过夜。
9、2012年5月下旬,为准备“迁徙”、“圣战”活动,被告人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在石河子的一个商店用10元钱购买了一把蓝色玩具仿真枪,用25元购买了一个黑白两色的靶子,带到宿舍后与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在宿舍窗台上放置塑料瓶子,在仿真枪内装上塑料子弹,轮流进行瞄准、射击训练。第二天,被告人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带凯尤木江•亚森到石河子街上,花36元钱购买了4把黑色儿童玩具仿真枪(长约20厘米),后4被告人每人分一把,在宿舍窗台上放置塑料瓶子,用仿真枪装上塑料子弹进行瞄准、射击训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证言:①卜合丽且木·阿布都克热木证实,“我同事***从纺织厂工人宿舍里收回一把玩具仿真枪,后来扔掉了。”、
②***证实,“2012年8月,我打扫宿舍楼时,在楼道内发现一些玩具仿真枪上用的黄色塑料子弹,后我把情况告诉李慧娟,李慧娟把仿真枪拿走了。”
③李慧娟证实,“时间记不清了,那天我与***换班时,***告诉我,在宿舍楼里有人在玩塑料仿真枪。于是我逐个查宿舍,在一个宿舍发现玩具仿真枪,并把它拿走了。后来,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找我要,我没给他。”
(2)书证: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等人互相模仿音视片中绑架动作的照片。
(3)被告人供述:①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称,2012年5月下旬,我在石河子的一个商店用10元钱购买了一把蓝色玩具仿真枪,用25元购买了一个黑白色靶子,把仿真枪与靶子带到宿舍,与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等人用仿真枪,在宿舍窗户放一个塑料瓶子,在仿真枪内装上塑料子弹,轮流进行瞄准、射击训练。第二天阿卜力克木•麦麦提与凯尤木江•亚森二人又从街上购买了4把黑色玩具仿真枪后,我们每人分一把,为准备“迁徙”、“圣战”活动,在宿舍窗台上放一个塑料瓶子,在仿真枪内装上塑料子弹进行瞄准、射击训练。
②阿卜力克木•麦麦提称,2012年5月下旬,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在石河子的一个商店购买了一把蓝色玩具仿真枪和一个黑白色靶子,把仿真枪与靶子带到宿舍后,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等人,用仿真枪在宿舍窗户台上放一个塑料瓶子,在仿真枪内装上塑料子弹轮流进行瞄准、射击训练。第二天我又与凯尤木江•亚森二人上街的时,我用36元钱购买了4把黑色玩具仿真枪。后我们每人分一把,为准备“迁徙”、“圣战”活动,在宿舍窗台上放一个塑料瓶子,在仿真枪内装上塑料子弹,进行瞄准、射击训练。
③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称,2012年5月下旬,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在石河子的一个商店购买了一把蓝色玩具仿真枪和一个黑白色靶子,把仿真枪与靶子带到宿舍,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凯尤木江•亚森等人,在宿舍窗台上放一个塑料瓶子,用仿真枪装上塑料子弹轮流进行瞄准、射击训练。第二天阿卜力克木•麦麦提与凯尤木江•亚森二人又从街上购买了4把黑色玩具仿真枪,后我们每人分一把,为准备“迁徙”、“圣战”活动,在宿舍窗台上放一个塑料瓶子,在仿真枪内装上塑料子弹进行瞄准、射击训练。
④凯尤木江•亚森称,2012年5月下旬,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在石河子的一个商店购买了一把蓝色玩具仿真枪和一个黑白色靶子,把仿真枪与靶子带到宿舍,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等人,在宿舍窗台上放一个塑料瓶子,在仿真枪内装上塑料子弹进行轮流瞄准、射击训练。第二天,我跟阿卜力克木•麦麦提上街的时,阿卜力克木•麦麦提用36元钱购买了4把黑色玩具仿真枪,后我们每人分一把,为准备“迁徙”、“圣战”活动,在宿舍窗台上放一个塑料瓶子,在仿真枪内装上塑料子弹进行瞄准、射击训练。
10、2012年6月上旬,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带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在石河子市新华书店花45元分别购买了一张世界地图和中国地图。回到宿舍后,与被告人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亚森一同观看宣扬“迁徙”、“圣战”思想和介绍艾山•麦合苏木生平事迹的《伊斯兰之虎-艾山•麦合苏木》的视频。看完后,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将两张地图挂在宿舍的墙上。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指着地图说,“这里是艾山•麦合苏木‘迁徙’出境的阿富汗,我们要到阿富汗,从喀什走是最近的。如果我们要‘迁徙’,可以走这里”。听完后,被告人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亚森3人对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的意见表示赞同。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被告人供述:(1)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称,2012年6月上旬,我和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在石河子市新华书店,我以45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张世界地图和一张中国地图。回到宿舍后,与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亚森一同观看宣扬“迁徙”、“圣战”思想和介绍艾山•麦合苏木生平事迹的《伊斯兰之虎-艾山•麦合苏木》视频。看完后,我指着地图说对他们说,“这里是艾山•麦合苏木‘迁徙’出境的阿富汗,我们要到阿富汗,从喀什走是最近的。如果我们要‘迁徙’,可以走这里。”听后,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亚森3人对我的意见表示赞同。
(2)阿卜力克木•麦麦提称,我和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去石河子市新华书店,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以45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张世界地图和一张中国地图。回到宿舍后,与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亚森一同观看宣扬“迁徙”、“圣战”思想和介绍艾山•麦合苏木生平事迹的《伊斯兰之虎-艾山•麦合苏木》视频。看完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指着地图说对我们说,“这里是艾山•麦合苏木‘迁徙’出境的阿富汗,我们要到阿富汗,从喀什走是最近的。如果我们要‘迁徙’,可以走这里。”听后,我们表示赞同。
(3)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称,2012年6月上旬,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在石河子市新华书店购买了一张世界地图和一张中国地图,回到宿舍后,并与我、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凯尤木•亚森一同观看宣扬“迁徙”、“圣战”思想和介绍艾山•麦合苏木生平事迹的《伊斯兰之虎-艾山•麦合苏木》视频。看完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指着地图说对我们说,“这里是艾山•麦合苏木‘迁徙’出境的阿富汗,我们要到阿富汗,从喀什走是最近的。如果我们要‘迁徙’,可以走这里。”听后,我与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凯尤木•亚森3人对他的意见表示赞同。
(4)凯尤木•亚森称,2012年6月上旬,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在石河子市新华书店购买了一张世界地图和一张中国地图。回到宿舍,我与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凯尤木•亚森一同观看宣扬“迁徙”、“圣战”思想和介绍艾山•麦合苏木生平事迹的《伊斯兰之虎-艾山•麦合苏木》视频。看完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指着地图说对我们说,“这里是艾山•麦合苏木‘迁徙’出境的阿富汗,我们要到阿富汗,从喀什走是最近的。如果我们要‘迁徙’,可以走这里。”听后,我与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3人对他的意见表示赞同。
11、2012年6月下旬,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在石河子爱立泽纺织厂的宿舍,经被告人凯尤木江•亚森要求,将艾山•麦合苏木和麦麦提·塔伊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内容的音频和视频拷贝到被告人凯尤木•亚森的多媒体卡中。后被告人凯尤木•亚森带着多媒体卡返回和田。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被告人供述:(1)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称,2012年6月下旬,我在爱立泽纺织厂的宿舍,经凯尤木江•亚森要求,将艾山•麦合苏木和麦麦提·塔伊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内容的音频和视频,拷贝到他的多媒体卡内。后被告人凯尤木•亚森带着多媒体卡返回和田。
(2)被告人凯尤木•亚称,2012年6月下旬,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在爱立泽纺织厂宿舍,经我要求,他将艾山•麦合苏木和麦麦提·塔伊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内容的音频和视频,拷贝到我的多媒体卡内,后我带着多媒体卡返回和田。
12、2012年6月下旬,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与被告人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一起用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的电脑,观看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法鲁克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同年7月上旬,被告人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3人为了更加系统的训练,与乌鲁木齐“阿塔曼健身俱乐部”联系,得知训练需要很多资金后,被告人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商量,为进行“迁徙”和“圣战”首先要筹集资金。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被告人供述:(1)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称,2012年6月下旬,我与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一起用我的电脑,观看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法鲁克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约一、二个小时。后我向他们讲解视频内涉及的“迁徙”、“圣战”内容,称“当时在圣灵时代,宗教活动在自己麦加无法正常开展时,圣灵带领穆斯林‘迁徙’麦地那。在那里力量强大后回到麦加,与‘异教徒’圣战。现在我们的故乡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妇女不能蒙面行走,男人不能留胡须,汉族人以前也留过胡须,我们留胡须就受到了阻拦,宗教活动受到阻止,不能服饰伊斯兰特色的衣服。因此,如果有机会,我们也‘迁徙’到穆斯林国家去,到那里生活。”讲述了一小时太比力克。7月上旬,我与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3人为了更加系统的训练,与乌鲁木齐“阿塔曼健身俱乐部”联系,得知每人锻炼3个月需交5000元后,明白了训练需要很多的资金,我们相互商量为进行“迁徙”、“圣战”,首先要筹集资金。
(2)阿卜力克木•麦麦提称,2012年6月下旬,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一起用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的手提电脑,观看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法鲁克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约一、二个小时。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向我们讲解视频内涉及的“迁徙”、“圣战”内容,称“当时在圣灵时代,宗教活动在自己麦加无法正常开展时,圣灵带领的穆斯林‘迁徙’麦地那,在那里力量强大后,回到麦加与异教徒圣战。现在我们的故乡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妇女不能蒙面行走,男人不能留胡须。汉族人以前也留过胡须,我们留胡须就受到了阻拦,宗教活动受到阻止,不能服饰伊斯兰特色的衣服。因此,如果有机会,我们也‘迁徙’到穆斯林国家去,到那里生活。”讲述了一小时太比力克。7月上旬,我们3人为了更加系统的训练,与乌鲁木齐“阿塔曼健身俱乐部”联系,得知每人锻炼3个月需交5000元后,明白了训练需要很多的资金,我们商量为进行“迁徙”、“圣战”,首先要筹集资金。
(3)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称,2012年6月下旬,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一起用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的手提电脑,观看乌兹别克麦麦提塔依尔法鲁克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约一、二个小时。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向我们讲解视频内涉及的“迁徙”、“圣战”内容,称“当时在圣灵时代,宗教活动在自己麦加无法正常开展时,圣灵带领当时的穆斯林‘迁徙’麦地那,在那里力量强大后,回到麦加与异教徒圣战。现在我们的故乡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妇女不能蒙面行走,男人不能留胡须,汉族人以前也留过胡须,我们留胡须就受到了阻拦,宗教活动受到阻止,不能服饰伊斯兰特色的衣服。因此,如果有机会,我们也‘迁徙’到穆斯林国家去,到那里生活。”讲述了一小时太比力克。7月上旬,我们3人为了更加系统的训练,与乌鲁木齐“阿塔曼健身俱乐部”联系,得知每人锻炼3个月需交5000元后,明白了训练需要很多的资金,我们商量为进行“迁徙”、“圣战”,首先要筹集资金。
13、2012年8月初,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与被告人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阿卜力克木•麦麦提3人在石河子爱立泽纺织厂宿舍内聊天的过程中,被告人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向被告人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和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指着中国地图说,我有一种想法,这里叫克什米尔,我听收音机上说这里没有政府,这里的人们都是通过贩卖毒品、枪支为生,克什米尔地区离喀什地区较近,我们进行“迁徙”的时候,可以先到克什米尔购买枪支,然后前往阿富汗参加穆加伊特(安拉的战士)与异教徒进行“圣战”。听完后,3人达成一致意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被告人供述:(1)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称,2012年8月初,我与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和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3人,在爱立泽纺织厂宿舍内聊天的过程中,我向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和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指着中国地图说,我有一种想法,这里叫克什米尔,我听收音机上说这里没有政府,这里的人们都是通过贩卖毒品、枪支为生。克什米尔地区离喀什地区较近,我们进行“迁徙”的时候,可以先到克什米尔购买枪支,然后前往阿富汗参加穆加伊特(安拉的战士),与异教徒进行“圣战”。伊犁事件时,我们的同胞穆萨•巴伊甫兄弟用100只羊换取1支枪和10发子弹,后他们将枪支弹药提供给我们的人进行战斗,因为没有足够的钱去购买枪支弹药,行动失败了。我们进行“迁徙”、“圣战”时,也需要资金。我们要筹集资金,筹集资金很重要,所以我回家后牧羊,一边筹集资金一边和边境的牧民搞好关系,从而寻找进行“迁徙”出境的路线,寻找到出境路线后我会通知你们。我们一起进行“迁徙”。听后3人达成一致意见。随后我给他们说,“走这条路成功之后,我们成为穆加伊特(安拉的战士),或者在走这条道路的时候我们失败而光荣牺牲,安拉也会让我们进天堂。我们说的这些话不能告诉任何人,假如我们被警察抓获,不可以将我们的行为和同伙供述出来。”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和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同意我的意见,并且3人相互承诺。
(2)阿卜力克木•麦麦提称,2012年8月初,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和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3人在爱立泽纺织厂宿舍内聊天的过程中,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向我和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指着中国地图说,我有一种想法,这里叫克什米尔,我听收音机上说这里没有政府,这里的人们都是通过贩卖毒品、枪支为生。克什米尔地区离喀什地区较近,我们进行“迁徙”的时候,可以先到克什米尔购买枪支,然后前往阿富汗参加穆加伊特(安拉的战士),与异教徒进行“圣战”。伊犁事件时,我们的同胞穆萨•巴伊甫兄弟用100只羊换取一支枪和10发子弹,后他们将枪支弹药提供给我们的人进行战斗。因为没有足够的钱去购买枪支弹药,行动失败了。我们为进行“迁徙”、“圣战”也需要资金。我们要筹集资金,筹集资金很重要,所以我回家后牧羊,一边筹集资金一边和边境的牧民搞好关系,从而寻找进行“迁徙”出境的路线。寻找到出境路线后我会通知你们,我们一起进行“迁徙”。听完后3人达成一致意见。随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给他们说,“我们走这条路成功之后,成为穆加伊特(安拉的战士),或者在走这条道路的时候我们失败而光荣牺牲,安拉也会让我们进天堂。我们说的这些话不能告诉任何人。假如我们被警察抓获,不可以将我们的行为和同伙供述出来。”我和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同意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的意见,3人相互承诺。
(3)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称,2012年8月初,我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和阿卜力克木•麦麦提3人在爱立泽纺织厂宿舍内聊天的过程中,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向我和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指着中国地图说,我有一种想法,这里叫克什米尔,我听收音机上说这里没有政府,这里的人们都是通过贩卖毒品、枪支为生,克什米尔地区离喀什地区较近,我们进行“迁徙”的时候,可以先到克什米尔购买枪支,然后前往阿富汗参加穆加伊特(安拉的战士),与异教徒进行“圣战”。伊犁事件时,我们的同胞穆萨•巴伊甫兄弟用100只羊换取一支枪和10发子弹,后他们将枪支弹药提供给我们的人进行战斗。因为没有足够的钱去购买枪支弹药,行动失败了。我们为进行“迁徙”、“圣战”也需要资金,我们要筹集资金。筹集资金很重要,所以我回家后牧羊,一边筹集资金一边和边境的牧民搞好关系,从而寻找进行“迁徙”出境的路线。寻找到出境路线后我会通知你们,我们一起进行“迁徙”。听后3人达成一致意见。随后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给他们说,“我们走这条路成功之后,成为穆加伊特(安拉的战士),或者在走这条道路的时候我们失败,光荣牺牲,安拉也会让我们进天堂。我们说的这些话不能告诉任何人,假如我们被警察抓获,不可以将我们的行为和同伙供述出来。”我和阿卜力克木•麦麦提同意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的意见,3人相互承诺。
14、公诉机关指控的第18起犯罪事实,经审理查明,只有被告人的供述而没有其他证据证明,故本院不予认定。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共同证实:
1、第十四师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侦察支队立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和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亚森因涉嫌分裂国家罪,被该局立案的事实。
2、现场示意图、刑事照片29张,证实被告人辨认现场的的事实。
3、案件侦破情况,证实2012年12月25日,新疆喀什市公安局侦察犯罪嫌疑人阿卜杜克热木•麦孜尼(另案处理)一案时,其供述自己QQ内的关于宣扬“迁徙”、“圣战”的内容,是从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的QQ传来的。公安机关据此线索,传唤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询问时,其供认不讳,此案告破。
4、新疆喀什市公安局刑事拘留证3份、第十四师公安局刑事拘留证4份及逮捕证4份,证实4被告人被依法拘留、逮捕的事实。
5、新疆和田地区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支队出具的“和公(网安)勘(2013)第30号、第33号、第34号电子物证检查工作记录”,证实被依法没收的U盘、多媒体卡内存有宣扬“迁徙”、“圣战”内容的“太比力克”及东伊运音频的事实。
6、第十四师公安局(2013)02号鉴定意见书,证实被扣押的U盘内有44种阿拉伯语及9份电子书。4被告人均为了进行“迁徙”而学习了阿拉伯语的事实。
7、HUAWEI牌手机一部、NOKIA5800牌手机一部、LENOVOA800牌手机一部、NOKITV牌手机一部、FILIPIS牌手机一部、CHUWEI牌平板电脑一部、16GU盘2个、8GU盘2个、4GU盘1个、1GU盘1个、苹果牌MP3一个、512MB多媒体卡2张、4G多媒体卡3张、多媒体卡(内存不详)1张等物品,证实分别从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和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亚森处被公安机关扣押的事实。
8、被告人阿卜杜萨拉木•阿卜来提和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亚森的身份证及户籍证明,证实4被告人犯罪时已满18周岁,是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事实。
上述事实清楚,证据扎实,来源合法,客观真实。与本案事实具有关联性,且各被告人均供认不讳,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在其舅舅阿巴拜克日•马木提家一同观看、拷贝艾山·买合苏木和麦麦提塔依尔宣扬“迁徙”、“圣战”思想的视频、音频,听取了“太比力克”,接受了他的分裂思想。到石河子爱立泽棉纺织厂打工后,其又向同宿舍的被告人阿卜力克木•麦麦提、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凯尤木江•亚森等讲解“迁徙”、“圣战”的含义,进行分裂思想的“太比力克”,学阿拉伯语,强身健体,聚集进行跑步、仰卧起坐、俯卧撑等体能训练。购买塑料枪支和靶子进行训练,购买地图,为“迁徙”、“圣战”安排筹集资金,寻找路线,始终起到主要作用。检察院起诉书中对犯罪性质认定正确,事实认定清楚。证据确凿,充分。被告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20条第1款规定的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应依法严厉追究。被告阿卜杜萨拉姆·阿不来提在整个犯罪过程中,向其他被告渗透“迁徙”、“圣战”思想,起带头,组织作用。应将被告阿卜杜萨拉姆·阿不来提认定为主犯。被告阿不力克木·麦麦提、阿不来提·阿不力米提在整个犯罪过程中遵循被告阿卜杜萨拉姆·阿不来提的煽动,积极接受他的观念。应将被告阿不力克木·麦麦提、阿不来提·阿不力米提定为积极参加者。被告凯尤木·亚森与被告阿不力克木·麦麦提、阿不来提·阿不力米提一起配合被告阿卜杜萨拉姆·阿不来提进行犯罪活动。之后返回其家中。应将被告凯尤木·亚森定为其他参加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20条第1款、第25条、第26条、第55条第1款、第56条、第64条规定,对上述犯罪嫌疑人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人阿卜都萨拉木•阿卜来提犯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4月5日起至2023年4月4日止)
二、被告人阿卜力克木•麦麦提犯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4月5日起至2017年4月4日止)
三、被告人阿卜来提•阿卜力米提犯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5月18日起至2016年5月17日止)
四、被告人凯尤木江•亚森犯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4月12日起至2015年4月11日止)
五、没收HUAWEI牌手机一部等犯罪工具(见犯罪工具清单)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五份。
 
 
审判长        图 鲁 洪·加 马 力
审判员  热依汗古丽·阿不都热西提
审判员        阿卜力克木·麦麦提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六日
书记员       排如合·巴拉提尼亚孜


相关文章